yewankb 发表于 2017-10-23 19:53:16

我和小姨偷情种下的虐根

是四川人,老婆阿花是我的老乡。结婚后我到东北大学打工,稳定后把老婆也带过去了。2002年,孩子出生后,没有人照顾,老婆把她的堂妹阿梅从家乡喊过来帮忙,因为都是农村的,在家里没事做,老婆的亲妹妹阿连和表妹美丽也一起跟了过来。           三个妹妹年龄都不大,初来乍到,妻子担心住外边不安全,就让她们都住在我们家。老婆和孩子睡小房,3个妹妹睡大房,我每晚只能在沙发上过夜。家里本来就小,一下来这么多女人,我几乎没活动的空间了,根本就不想多呆一刻,每天玩到凌晨才回家。期间,因为阿梅只有16岁,本身还是个孩子,根本就没有带孩子的经验,总是闯祸,老婆就把她赶回了老家。
可是老婆仍然不让我进屋睡觉,她说我回来太晚了,怕吵着孩子,我仍然缩在沙发上过夜。美丽对我特别体贴,看我累了,就主动过来揉肩、按摩。当时我没觉得什么,一直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。没想到她年纪小心眼却不小,有天趁老婆不在,她居然对我说:你在大学有份稳定工作又有房子,而我姐只是个没文化的乡下人。她年纪大了又不漂亮,跟她多亏人。要不你跟我姐离了,我跟你。我很吃惊,我说:这不行,绝对不行。她被我拒绝后还以前一样,我以为她只是一时冲动,随便说说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有天,只有我和阿连在家,不知怎么我们两个像中了邪似地,居然稀里糊涂发生了关系。等清醒过来,我们都感到特别愧疚。阿连觉得无论如何无法面对自己的亲姐姐了,就离开东北去了东莞,美丽也一同去了。这件事之后我的压力也很大,体重一下从130斤跌到90斤。
    没想到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。一个月后我接到了美丽的电话,她说阿连怀孕了,我顿时懵了。她还给家里打电话说阿连病得很厉害,要回四川老家治病。丈母娘一听就急了,她把接阿连回家这件事托付给了我。我没法拒绝,只有向单位请了一个月假。
    可当我心急火燎到了东莞,才知道阿连没有怀孕,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。不过既然答应了丈母娘,我还是把她们两个带回了老家。阿连本来在家里就订了亲,没想到她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退婚。男方说悔婚可以,但必须把礼钱退给他们。阿连哪有钱呢,她娘家也不肯出。丈母娘来找我借钱,我拿出自己辛苦攒下的六千块钱借给她退亲。
原来一切罪孽 都是遭人报复,有天我无意中听见美丽和阿连在争吵。仔细一听,却听到了一个让我无比震惊的事实:原来当初我和阿连同时失去控制发生了关系,竟然是美丽在我们的水里下了药!只是因为我拒绝了她。一直以来我和阿连受尽了精神折磨,却万万没想到我们其实也是受害者。
    我再也不想看到美丽了,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东北。可阿连却一改对我的态度,摆出一副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啥也不顾了的姿态,要跟我一起回东北。我一直对她心存愧疚,实在没办法开口说丢下她。可我们刚到车站,美丽和她妈妈也跟来了。美丽说她也要跟我们一起走,而且阿连的妈妈也就是我丈母娘还嘱咐我和老婆好好照顾妹妹。就这样,我、阿连和美丽又一起到了东北。
回到家后,老婆和孩子睡大房,美丽和阿连睡小房,我还是睡沙发。可没想到有天半夜,阿连偷偷从房间溜出来钻到沙发上非要陪我睡。这种混乱的日子维持了半年之久,这次阿连真的怀孕了。她问我怎么办,我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要她把孩子给做了。当时孩子已经两个多月了,我也很痛苦。老婆是个很马虎的人,这些事情她都不知道。我们以为孩子做掉就可以了,可没想到美丽又实施了一次报复。先是阿连怀孕的化验单出现在老婆的床上,再是一天我和阿连在沙发上睡着时,美丽叫醒了老婆。老婆什么也没说,马上抱着孩子带着美丽跑到了我叔叔家。第二天一上班,她就抱着孩子在单位跟我吵,说我怎么骗她妹妹,怎么不是人。
    阿连也没办法在家里再呆了,当天就拿着包跑到了火车站,主任听说后让我去追,老婆缠住我不放。几位同事帮我去找,他们说看到阿连时,她正蹲在地上嚎啕大哭,他们把她带到招待所先暂时住下了。
    之后,我托关系给她在另外一所大学找了份工作,也算是安定下来了。可刚上了一个多月的班,就被老婆发现了。她抱着孩子冲到那所大学,把师生们都喊出来,揪着阿连的头发说:她是我亲妹妹,她抢我老公!还有很多不堪入耳的话。这件事已经完全公开化了,四川的小县城里也已经是满城风雨了。父亲在得知这件事后气得暴跳如雷,与我我断绝了父子关系。连我每月寄回去的200块钱他都不要了。
我和我的小姨子偷情经历,和小姨子偷情意外怀孕了我失去了一切 仍留不住她
    我和阿连都感到真的无法继续在东北生活了。正好有个建筑老板承包了个新工程要我帮忙,阿连就跟着我一起来到了武汉。我在二组做电焊,阿连在三组搞后勤。我已经把她当自己妻子看待了,她却还像个没家没口的小姑娘似地,成天无所顾忌和工地上的男人们随便打闹,其中走得最近的就是三组长小黄。好几次我去三组找她,都看见他们俩黏在一起,有次我去给她送雨衣,甚至撞见了两人搂搂抱抱。
    有天过节放假,我领完东西回家没看到阿连。他们三组的人嘻嘻哈哈地说小黄也不在。阿连没电话,我就给小黄打电话问他在哪儿,他支支吾吾地说在哪个网吧上网。我说我也正在那个网吧上网,怎么没看见他。他半天不说话,然后挂断了电话,再打过去就关机了。直到晚上十点钟阿连才回家,一身白衣服上沾满了树叶和杂草。我一看心都凉了,问她怎么回事,她就是不吭声。我又掏心掏肺说:为了你,我连父母都没了,工作也不要了,你怎么能这么做。她自始至终没说一个字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我和小姨偷情种下的虐根